<form id="p5iu3"><strike id="p5iu3"></strike></form>
    1. <tbody id="p5iu3"></tbody>
    2. <button id="p5iu3"></button>
      <em id="p5iu3"><acronym id="p5iu3"><u id="p5iu3"></u></acronym></em>
      1.  
        中文 English
        首頁公司概況新聞中心業務中心產品與服務成員單位黨群建設可持續發展社會責任延長子站群
        企業要聞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企業要聞 > 正文
        堅守初心 致敬楷模丨梁全勝,一名博士后的奮斗與夢想
          審核人:   (點擊量:)


        文/記者袁琳 通訊員苗小龍

        究竟是延長石油選擇了自己,還是自己先選定了延長,梁全勝認為是后者。當然,這只是他自謙的回答。這位生于1978年的中國石油大學地質學博士后、現任研究院副總工程師的“高精尖”“學霸”級人才,從十年前踏入延長石油的門檻就不斷帶給人們驚喜。

        初到延長,他牽頭用1年時間拿下本要2-3年才能完成的地震解釋工作量,走出延長石油自主開展地震地質綜合研究的第一步,并在隨后的日子里持續攻關陜北老區黃土塬地貌地震勘探這個號稱地球物理領域的世界級難題,多方調研論證小有成果;2010年開始,他與同事多次奔赴非洲、中東、東南亞等貧窮戰亂區域現場考察,出具的考察報告為集團海外投資風險規避發揮了重要作用;2013年以來,他又多次代表集團參加大型國際學術會議、推動了多項國際合作,英文技術匯報和全程中英文傳譯,讓與會專家對延長石油技術人員大加贊賞……

        阿基米德曾說:“給我一個支點,我能撬起整個地球。”今天,在梁全勝看來,這個支點就是堅守初心醞釀的力量,用他的話說,就是“內心深處不要迷失方向,給人生一個交代。”


        萬水千山不忘來時路


        有一則《群鳥學藝》的故事,講的是許多鳥聽說鳳凰會搭窩,便向她求學。鳳凰一句一頓地講授,貓頭鷹、老鷹、烏鴉、麻雀以為“不過爾爾”,沒聽完就跑路了。燕子認真聽完鳳凰的全部“心法”,得以搭建出鳥類中最好的窩。

        在梁全勝看來,燕子的成功源于踏實,源于任何境地之下的“初心不改”,這一點恰恰與他的求學工作經歷相比擬。

        與改革開放同齡,梁全勝在新疆長大,最深刻的記憶是“廣袤棉花地里干不完的農活”和“為了改變生活而堅持不懈地學習”。在那個物資相對匱乏的年月里,他最大的夢想是考上大學,走出新疆,過不種棉花的知識分子生活。1996年,他如愿以償接到了中國海洋大學海洋地質專業的錄取通知書。懷著對大學生活的憧憬,揣著母親步行幾十里地為他借來的兩千多元學費,他第一次走出新疆,看到了只在電視里見過的大海。大學期間,當同學流連于那座美麗的城市、用彩色膠卷記錄大學生活的點滴時,他卻面臨著一個新的困難——“根據當時新疆的人才政策,新疆籍考生本科畢業生如果不回去就業,須每人繳納八千元‘邊區建設費’”。“學海洋專業回新疆是沒有用武之地的,但這八千塊錢對我家來說簡直是一筆巨款,依靠種棉花養活生計的六口之家沒有能力支付。”梁全勝回憶起當時的情景說。多方打聽得知,考取研究生可以免除這筆費用,梁全勝的心中又燃起了火苗,立志不給家里添負擔,跳出命運為自己畫定的圈子。有了目標,就要付出行動,多數時間他忙著學習、忙著選擇考研專業和院校。“小時候做完農活再學習,成績也不錯。而本科時對照同學發現自己差距很大,我知道要考理想專業的研究生還得多下功夫”。“因為我沒有退路”,七個字便覆蓋了經年的往事,家庭壓力之于他,變成了一往無前的巨大動力。也正是憑借這份對理想持之以恒、不忘初心的勁兒,命運犒賞了這位當年22歲的年輕人。2000年9月,梁全勝告別青島,啟程前往中國石油大學。連他自己也沒想到,在北京一學就是9年。

        2003年,梁全勝碩士畢業,少年時期的夢想總算實現了,很多人以為他就此開啟新的人生。可是,他并沒有就此滿足,他想到了《百鳥學藝》的故事,“石油專業的知識體系非常龐大,自己所學只是滄海一粟,當時還不具備獨立分析解決專業問題的能力,所以我選擇繼續考取并攻讀博士。”2009年,梁全勝終于結束了求學生涯,以博士后的身份從中國石油大學(北京)石油與天然氣工程博士后流動站出站,進入集團公司研究院勘探所工作。“讀完博士,做完博士后,心里終于踏實了,我自己能hold住許多科研問題了。”至此,那個立志不靠摘棉花維持生計的少年,終于完成了人生第一次跨越。

        “離開新疆這么多年,苦也許已經沖淡了許多,一路讀到博士后,這期間從沒受其他影響而迷失過嗎?”面對這樣的問題,梁全勝的回答是,“做決定之前,要考慮好可能對目標的負面沖擊。人生所謂的平順,不排除運氣的作用,但是我認為提前規劃并付諸行動卻是必備因素。這也許就是‘不忘初心’吧!”

        走遍千山萬水,依然不忘來時路,正是這樣的情懷成就了他人生的第一個節點,也成為其后創造奇跡的重要根基。


        打磨一雙結實有力的翅膀


        2011年,在集團公司與泰國燃料與礦業司舉行的交流會議上,梁全勝代表集團研究院用英語作技術匯報。一個多小時地道又流利的純英文講述,讓泰國專家對延長石油的技術實力豎起大拇指。那次會上,由于不懂地質專業,泰方翻譯的內容令集團及行業內的專家一頭霧水,梁全勝便“臨危受命”接過話筒,全程作同聲傳譯和學術講解,最終促成了會議和學術討論的成功。

        那次會議,是梁全勝事業上又一個拐點。屆時,他已經從研究院勘探所調入海外研究中心,先后奔赴中非共和國、剛果(布)、伊拉克、緬甸、柬埔寨等國家和地區,開展野外地質調查、區塊調研及油田生產現狀調查。此外,還積極促成集團公司與德克薩斯大學奧斯丁分校在陸相頁巖氣領域的科技、培訓及學術交流戰略合作。

        在國外區塊考察過程中,他和團隊帶回大量第一手資料及信息,為延長海外區塊的拓展作出了積極貢獻。與此同時,他憑借扎實的外語功底,廣博的專業知識和靈活的技術思路與國外專家深入交流,展現了延長石油的技術和人才實力。緬甸專家和巴基斯坦專家在交流結束后均對帶隊領導說:“你們的這位地球物理師很厲害!”

        “連我自己也沒想到,英語并不是我的專業,但卻在不經意間給了自己新的舞臺。”略帶自嘲,他微微一笑。然而,這份“不經意”的背后,卻是數年的扎實苦練。

        讀研期間,身邊同學躋身“出國熱”的浪潮中,紛紛開足馬力備戰托福和GRE。一直埋頭于專業學習的梁全勝猛然意識到,即便不出國留學,外語也不能比人差。他說這是一種危機感,但在我們看來更是一種“前瞻力”,源于敏銳的眼光、對自我負責的態度。當時,在學校里補助不高,僅夠維持生活,交上700元托福考試報名費后,梁全勝已經沒有更多的錢買考試復習資料和參加培訓。“聽的磁帶是借的,復習題也是借的,最后考了600多一點,還算不錯的成績。”依然是微微笑著,但眼里卻有一束光。“止步于GRE,一是因為報名費比較高,需要兩千多,二是也沒有出國的資金來源。考托福相當于對英語水平的一次提升和驗證,這就夠了。”直到現在,他依然保持著練口語和聽力的習慣,手機操作系統和安裝的APP也多是英文版本,就為了抓住一切機會和條件記一些新單詞。

        人常說,在該奮斗的年紀選擇懈怠很可悲,卻沒說哪一個年紀可以不奮斗。有人抱怨得到的總不是自己想要的,但真正抓住一切機會、摒棄萬難朝著最初的夢想攀爬的人,總是少數。因為少之又少,所以才成為了楷模。對梁全勝來說,如果沒有那一段看似“不必要”的勤學苦練,也就沒有他后來在國際會議上的精彩綻放。“幸運不是從天而降的,是源于充足的準備的。”他說,沒有人生來幸運,不同之處也許在于,他們在你看不見的地方,用別人談笑風生的時光,苦一滴汗一滴為自己打磨出了一雙結實有力的翅膀。


        挺起科研人的責任心


        當畢業于西北大學地質系、就職于研究院勘探所的高級工程師許小強看到梁博士抱出一摞厚重的移動硬盤,一邊饒有興致地用自己收集的專業軟件作地震資料分析,一邊招呼他時,許小強有些吃驚。“那些資料夠裝滿幾臺電腦。他手把手地教我,我們每天面對著那些色彩斑斕的地震剖面,一天下來,我疲憊到極點,頸椎和眼睛也受不了,可他保持著精益求精的狀態,幾乎天天加班,對每一張圖都力求做得準確、漂亮。”許小強回憶說。

        這是2009年6月,梁全勝來到集團研究院開展第一份工作——對延長石油的黃土塬地貌地震資料進行綜合解釋的一幕。作為研究院首位地質與地球物理綜合研究方向的博士后,梁全勝的到來,意味著集團公司在該領域的研究開拓就此展開。“我雖然學地質專業,但主要從事地質與地球物理綜合研究,對地震解釋工作比較熟悉,領導就安排我分析集團公司之前從外協隊伍那里獲得的相關地震資料。獲得這些地震資料不容易,要花許多財力物力。我們就是要讓這些錢花得值!”梁全勝回憶說。為這一句囑托,抱著這份初心,他干了一年多,完成了正常情況下需要2-3年才能完成的地震解釋工作量,走出了延長石油自主開展地震地質綜合研究的第一步。

        許小強告訴記者,這些地震資料是外協單位通過地震初步解釋過的,然而種種原因,沒有對勘探開發工作起到應有的作用。梁全勝的到來,讓這些“沉睡”的地震圖蘇醒過來開始發力。2010年,梁全勝負責的項目組終于完成對近8000公里的二維資料、344平方公里的三維地震資料綜合解釋工作,成果榮獲當年陜西省石化科技二等獎。

        可并非所有人認可這項工作。有人認為,大量的解釋毫無意義,那些被解釋區塊的布井工作都已完成了。可梁全勝堅信,地球物理工作必要且相當重要。“地震解釋相當于做B超,目的是看清臟器的具體情況,尤其是病灶的準確位置。如果在該區域的油氣勘探遇到問題,就是這些解釋成果大顯身手的時候。迄今為止,國內外沒有任何一家石油企業不搞地球物理工作,油氣勘探,地震先行。它對企業的發展有著長遠的影響和意義,別人不認可只能說明我的工作還沒做到位。”

        梁全勝在常規解釋完成后的第二年,又牽頭開展了《陜北老區黃土塬地貌地震勘探》研究。黃土塬地貌地震勘探是地球物理領域的世界級難題,因為陜北高原黃土層巨厚,地表溝壑縱橫,用常規地震方法的結果難以滿足油氣勘探開發需要。他說:“在一年多的常規解釋工作中,我們發現,受黃土塬地貌影響,之前的那些地震資料存在不同程度的問題,如噪聲大、不清晰等。”要進一步攻克這個難題,就要下更大的功夫。

        發現問題也許不算難,中石油等行業內相關單位和專家對此也已探索了幾十年。“因為黃土層的特殊性,與泥沙、巖石等相比,黃土吸收信號能力非常強,往往還沒傳導至地下深層,地震力量被黃土就吸收殆盡了。”研究院海外中心高級工程師齊志彬介紹說。從2009年起,這位從吉林油田調至集團研究院的高級工程師已經和梁全勝共同工作了多年。依賴學生時代扎實的理論功底和導師人脈,梁全勝通過大量的調研思考,結合博士時所學,與旅居美國的知名華裔專家曾洪流取得聯系,將曾教授的“地震沉積學”作為一種解釋方法引入對這項難題的攻關中;與此同時,同斯倫貝謝公司交流,大膽引入地震采集技術“UNIQ”,在甘泉區域組織實施了國內首例黃土塬地貌高密度單檢三維地震勘探,地震資料分辨率、信噪比等關鍵參數大幅提升。“連續開了9次方案論證、調整會,多名中石油專家和國外知名教授聞訊后均表示希望能夠到現場參觀,這是國內首次在黃土塬地貌采用這種方法。”梁全勝回憶說。成果經過現場應用后,有效支撐了延安氣田的發現、開發和延長石油陸相頁巖氣的勘探突破。相關成果也多次亮相國際學術會議,引起國內外專家的高度關注。

        世界級難題終于被撕開了一條口子。

        “做科研工作是良心活兒,”梁全勝說,“比如對地震勘探的攻關,你是否對解釋中的每一項數據都百分百負責任,你是否在充分試驗、調整好合理參數基礎上與別人合作,你拿出手的東西是否真實經得起仔細推敲,都是見良心處。個人的不負責,動輒為企業帶來經濟損失,還可能造成其它不良影響,這些影響在日后會逐漸顯現出來。”

        “他是一個全才,也是科研工作者的一面旗幟,”許小強說,“從我跟他在一起工作起就見他一直自己動手作圖、為得到真實數據反復推算,一坐就是一整天。”“是的,梁總不在單位加班反倒不正常,”齊志彬說,“他是知識面很廣的博士,學習能力非常強,不了解的就趕緊買書去學,他總是強調,做我們的工作一定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這樣的博士真了不起!”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這句話也許是對梁全勝一路走出故土,走向卓越最準確的詮釋。內心有追求、腳下有方向、手中有力量,成就了他看似“順風順水”的人生。采訪中他反復強調,自己沒什么感人的事跡,也沒有多少驚人的成果,所有的工作都還“在路上”,而他本人也只是在科研的路上沒有迷失方向、在自己的崗位做了該做的事情而已,目前還在探索未知的途中。但這股不迷失、始終牢記使命,在某個瞬間捕獲靈感、揭開難題的面紗的精神,正是新時代呼喚的初心不改;他一路走來的故事,一直在驗證一個道理:堅守初心終能撬動夢想。



        99萝莉
         
        集團宣傳片
        熱門文章

        版權所有:陜西延長石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技術支持:陜西延長石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研究院數據信息中心    陜ICP備案:05015368號
        推薦使用1024*768分辨率瀏覽

         
        法律聲明 網站地圖 聯系我們